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和田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05:28:2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和田白癜风医院,济南治愈白癜风的专家,浙江白癜风主要病因,得了白癜风饮食方面应注意那些,可以治白癜风好的药物,甘肃怎么治好白癜风,济南白癜风好根治吗

原标题:替罪羊、票房毒药、不受欢迎的人,给陈水扁、马英九、蔡英文当“二把手”为何都这么难

台湾当局又换行政机构负责人了,干了一年多的林全与台南市长赖清德交接班,后者成为蔡英文时代的第二位“阁揆”。从2000年民进党上台开始算起,历经陈水扁、马英九、蔡英文三人执政共17年,换了14位行政机构负责人,最长的不过2年有余,最短的竟不过百日,以至于台湾媒体形容这一现象,好听的叫作“换人如走马灯”,不雅的称为“换人像换尿布”。

出现这种情况,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在台湾当局行政体系中,地区领导人与实际“二把手”行政机构负责人的关系出现“错位”,领导人有权但不负责,行政机构负责人有责任但无权。

按照孙中山先生的五权宪法思想,政府的“治权”分为行政权、立法权、司法权、监察权、考试权等五权,各自独立运作互相合作,总统更多是德高望重者担任的虚职。1946年民国宪法规定,总统虽然拥有高级官员(如行政院、司法院)的提名权,但上述提名须分别经立法院或监察院同意,行政院并不向总统负责,而是对立法院负责。

当然,这种责任内阁制从一开始就没有落实,无论在大陆还是在台湾,蒋介石这个总统大权独揽,行政院长更多是个“听话办事”的人。这种情况也有特例,蒋介石走后,严家淦接任台湾地区领导人,时任行政机构负责人是蒋经国。但一旦蒋经国继任地区领导人后,又回到了强势领导人、弱势“阁揆”的状态。

但是在两蒋时期,“阁揆”变动并不频繁,陈诚做了5年,严家淦做了9年,蒋经国自己做了6年,孙运璇也干了6年。原因大致有两点,第一,当时是“戒严时期”,国民党一家独大,党外力量还成不了气候,第二,两蒋威望高、镇得住,在国民党内也无出其右者。因为政局稳定,行政部门任期长,蒋经国时期推动了岛内“十大建设”与经贸发展,使台湾地区在上世纪70、80年代经济起飞,成为了亚洲四小龙之一。

蒋经国病逝后,李登辉继任,就面临了如何保持地区领导人权力的问题。一方面,岛内外形势变化之下,以民进党为代表的党外力量崛起,威胁国民党统治,另一方面,李登辉匆匆接班,党内不服者甚众,反李声不绝。

为了能坐稳位置,在李登辉任内,联合国民党与民进党先后六次修改岛内宪制性条例。修“宪”之后,地区领导人撤换、任命行政机构负责人不必经由立法机构同意,行政机构负责人的“副署权”亦被取消,也就是说领导人发布政令不必再由行政机构负责人联署。于是,行政机构完全成为地区领导人的下属办事机关。

如果说权责相符,也就罢了。但问题在于,失去了独立行政权的行政机构仍然要对立法机构负责、被立法机构监督,这叫“有责无权”。与此同时,掌控着行政机构的地区领导人却“地位超然”, 既不必对立法机构负责,也不需要到立法机构述职接受监督,是为“有权无责”。

也就是说,两蒋时期,台湾地区领导人权力集中,更多是在于强人因素,那么经由李登辉一系列操作,台湾当局“强势领导人、弱势"阁揆"的权力安排则完全被制度化,直至陈水扁、马英九、蔡英文三朝。既然安排行政机构负责人的成本不高,那么名义上的岛内行政负责人很自然成为地区领导人的“替罪羊”,民意下跌、出现执政危机、选举失败都能成为“阁揆”下课走人的理由,偏偏岛内这十来年状况又特别多,因此行政机构负责人如走马灯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还有一点,则是台湾的选举安排,让朝野各党“不是在准备选举,就是在准备选举的路上”。一届地区领导人任期4年,中间还有一次重新划分岛内势力范围、下次领导人选举前哨战的县市长选举。以蔡英文为例,2016年当选地区领导人,2018年就要准备岛内县市长选举,到2020年又要准备下次地区领导人选举。于是,一旦民调往下走就会立竿见影地影响到下次选举,最快速的方法就是换掉“不受欢迎的人”,也就是撤换冲在第一线的“阁揆”。

因此,自2008年马英九上台后,历任行政机构负责人就再也不住进“阁揆”的官邸——金华官邸。很重要的原因是,避免兴高采烈地入住没多少时间,就要灰溜溜地搬出来,因此他们都选择住在自己的私宅中。这套“台湾版的唐宁街10号”也就成了摆设。

正如台湾媒体所说,频繁撤换行政机构负责人,最大的坏处就是使政策不能长期执行,更不要提久久为功了。无论是陈水扁还是马英九执政时期,“阁揆”们提出过“十年所得倍增计划”“服务业发展行动方案”“大投资,大温暖”“爱台十二建设”“庶民经济方案”“黄金十年计划”,他们中有人自诩为“行动派”,有人自称为“拼经济”,有人自认为“找到政策痛点”,每人上台的时候都有一套听起来很美的施政方略,怎奈任期太短,以致成效有限。

还有一点,频繁换人,让行政机构负责人这一职务大幅“贬值”,甚至成为了“票房毒药”。我们可以看到,陈水扁、马英九都是以台北市长为跳板当选地区领导人的,这也就是台南市长赖清德考虑了那么长时间,才愿意接受“阁揆”这一职务的原因。行政机构负责人要处理岛内所有事务,势必要得罪很多人,本来已经成为了“政治消耗品”,背后又站着一个随时会“弃卒保车”的领导人,压力可想而知。

此外,正因为台湾地区两年一次选举,地区领导人都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最多的事情,这就苦了做事的行政机构人。就如刚下台的林全,这一年来蔡英文强推“转型正义”、一例一休、军公教年金改革、前瞻计划,让林全把能得罪的人都得罪完了,幸好他没有什么政治野心,也就微笑着离职了。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责任编辑:洪俊杰图片编辑:徐佳敏

作者:修文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淄博能不能治疗白癜风